盅斯與蟻

10/30/2012

 
契訶夫的母親正在整理契訶夫的遺物--契訶夫是個沒甚麼物欲的女孩,擁有的物品也就屬書本最多了。她剛離世那個月,有個男孩來敲門。
「嘿嘿,夫人您好,又見面啦--」照母親的說法,男孩十足營養不良,髮色稻黃、皮膚黝黑,但卻穿著得體,打著領結還戴紳士帽呢。「契訶夫說有幾本書要在她走後交給我,請問我可以進去拿嗎?」母親細細端詳他,發現男孩的確背著一個與穿著不太符合的書箱。
「對了對了--忘記自我介紹真是失禮!契訶夫都叫我安東!」
男孩安東在契訶夫母親的帶領下來到書房,拿走了大部分的書。直到男孩將書櫥裡的書本幾乎搬空並離去之後,契訶夫的母親恍如大夢初醒。
咦,那個書箱這麼小,怎麼裝得下那幾十本書?
契訶夫的母親在整理書櫥的時候想起了這件事。
安東當時到底帶走了哪些書呢?為什麼要帶走呢?
母親不解。
噢,不過安東帶走的書,大部分都是我買給契訶夫的呢,例如《盅斯與蟻》……
图片
夏天的盅斯唱著歌,歌誦熱情,螞蟻居住在幽暗的洞窟,從早到晚勤勞的儲藏糧食,盅斯欣羨螞蟻的勤勞,卻明瞭自己的天性,他不違背那份天真去算計未來,但他了解螞蟻的道路,螞蟻總是沉默做事,一貫著,堅定的去做著單調但重要的工作,而他享受當下的快樂,享受風和雨,享受著陽光。
像是兩個兩極。
盅斯向著螞蟻歌唱,以他最美麗自負的歌曲,可螞蟻不懂旋律,不懂快樂,他不理會盅斯獨自辛勞儲藏糧食。
冬天快到了,螞蟻總是這樣說。
盅斯明暸自己的命運。
他只能不斷歌唱,從夏天,到夏末,從秋初,直到秋盡,從快樂到哀愁,從歡心到冷漠,從心喜到惆悵,他的歌聲漸漸悲涼。
螞蟻仍然勤勞著,彷彿四季的變化,時間的流逝,盅斯的歌聲都不復存在。
當冬季來臨,白雪緩緩飄下,盅斯仍然歌唱,他的眼已慢慢閉垂,他的呼吸是唯一的溫暖,他的聲音變得細微,他仍然對著洞窟中的螞蟻歌唱。
當最後,白雪覆蓋他的全部,盅斯平靜的閉上雙眼,停下歌聲,慢慢死去。
最後,我只能這樣了,請帶走我,盅斯帶著微笑。
當歌聲靜止,螞蟻,從洞窟中走出,望著盅斯的屍體,帶回他冰冷的身軀,在度過了這個冬季後,春天即將來臨。


故事、插圖提供:黑書人
 



Comments are closed.

    Notice

    本頁為企劃參與Blog營運範例「少女契訶夫的書櫥」。相關創作方式僅供參考。

    Chekhov

    契訶夫(Chekhov)
    在父親的書房中擁有自己的獨立書櫥。對著書本說話,臥於病榻時書寫自己的故事。
    十三歲的第二週離開人世。

    Categories

    全部
    Character
    Letter
    Story